早餐从来都是一种文化载体!
时间:
2019-06-04

一日之计在于晨,一晨之计在于吃。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房间,穿过夜晚最后一刻宁静,睡眼朦松的我们,伸个懒腰,吃一份充满能量的早餐,像往常一样出门。

早餐,这份日出之食,是一日之初食物带给我们一天里面,第一次的满足和慰藉。

大中华美食丰富多样,很多爱吃之人旅行时的首要任务,都是打卡当地特色美食。而大多数地区都在早餐上把“特色”发挥得淋漓尽致。南有肠粉米粉河粉,北有麦面米面凉面,究竟谁才是箇中佼佼者?


北京看着像一个特别不适合早餐小吃生存的地方,北京也有很多早餐小吃,比如门钉肉饼啊,炸灌肠、爆肚、卤煮、炖吊子什么的,只不过它们要么登堂入室成为料理,要么变成了正餐,而北京早点摊确实是在减少。

其实作为东南西北各族人民大杂烩的地方,怎么可能没有自己早餐文化呢。老北京不仅爱吃,更会吃!就算吃个早点也从不凑合,一杯豆汁、一个烙饼都透露着讲究。

要说什么是最能代表北京早点,那必须是老北京豆汁,配上糖油饼儿,油条。糖油饼儿是老北京特色早餐之一,经典糖油饼儿更多使用红糖制作,出锅时糖已经被炸的焦黑,和面饼融为一体。趁热一口咬下去,脆中带韧,香中带甜,再配上一碗豆浆,整个早晨都满足了~


不说大家可能不知道,天津“煎饼果子”入选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就是这个街头小吃现在成为了非物质文化遗产,地位之重,已然不仅在食客之中,而上升到整个城市形象层次。天津的食物,七分靠煎饼,两分靠包子,还有一分就是麻花了。

正如武汉人少不了热干面、北京人少不了豆汁......天津人少不了一份煎饼果子。相对于天津三绝的另外两绝包子和麻花,这些更属于游客食品,据我的天津胖友说,他们平时吃包子和麻花都比较少。但,煎饼果子却是少不了。

煎饼果子不仅在天津,在全国各地都受到老饕们的追捧,谁家学校门口没有煎饼果子摊,不要说你没看过煎饼果子加10个、15个甚至20个鸡蛋的短视频。这简直就是一个自带IP的小吃,就算是很多没吃过煎饼果子的歪果仁都知道这是煎饼果子。


魔都上海,虽然上海是中国经济第一发达城市,中西文化在这里碰撞。但老上海的早餐里却有“四大金刚”——最朴实的大饼、油条、豆浆、粢饭。上海人对它们的执着程度由来已久,甚至已经超过了美食本身的意义,成为了上海这座城市的味道回忆。

油条,虽然全国各地都有,但最早发源地却是在江浙地区,相传是当年民间表达对奸臣秦侩(油炸桧)的愤怒。长条形的面粉油炸食物,松脆而又有嚼劲,可单吃,也可以用来泡豆浆、泡粥。

粢饭,原来是江淮一带的传统小吃,粢饭的饭是用糯米、粳米以3:1比例泡发蒸熟而成。然后再把丰富的馅料和油条裹在里面。粢饭也有咸甜之分。甜的里面放豆沙、黑洋沙、葡萄干;咸的则往往放榨菜、肉松等。不管哪种,最后都要包上根油条,然后团起来压紧,边捏边吃,既实惠又可口~

油墩子、老虎脚爪、烂糊面、柴爿(Pan)馄饨......“ 侬早饭切古了伐? ”一句问候,开始上海人一天的生活。老上海人低调奢华有内涵,一份早餐透露着浓浓的上海独有的气质,自由、开放、继承、海纳百川......老上海的精神,老上海的文化底蕴。


提起武汉,很多人就知道热干面,但如果你说热干面就是武汉早餐的全部,武汉人肯定会一只拖鞋甩过来。糊汤粉、面窝、糯米鸡、苕窝、豆皮、米酒……每一样都是武汉人的心头好。

传说中,为了“过早”,武汉人民成为了全国最早醒来的人,早早就烟火朝天的武汉街头巷尾,处处都是早餐文化。只见小摊旁支起的马扎上坐满了食客,手里端起纸碗,热干面、糊米酒、豆皮、煎包、面窝、油饼、油条、牛肉粉、鸡冠饺......七莫斯好嘞。


来到广州,广州的饮食文化可不是盖的。仅仅是早餐就有N种,凤爪、排骨、虾饺、糯米鸡、牛百叶、椰子雪糕、姜撞奶、海带绿豆糖水、杏仁奶糊、芝麻糊、双皮奶、杨枝甘露、及第粥、艇仔粥......点心品种的多样化简直就跟满汉全席似的,来很多次都不一定能全吃着。

早茶就已经能把粤菜的精华表现出来了。一份报纸,三五好友、亲人,几笼点心,一壶清茶,消磨一整个上午,在别处奢侈的清闲,在广州既理所当然,也习以为常。什么是广州的饮食文化?总的来说应该是一个“叹”。在不产茶的广州,广州人却非常喜欢喝早茶,而且习惯说成是“叹茶”,“叹”是广州方言,含有‘品味’和‘享受’之意。

广东人是没法想象没有早茶的日子,现在饮茶已经成为了维系广东人生活的纽带。饮茶已经成为生活中的一部分。而“叹”则是广东人对吃的追求所在,一壶茶、两碟点心,然后开始一天的忙碌。


当然中国肯定不止这么点早餐,重庆的重庆小面、河北的缸炉烧饼、河南的胡辣汤、东北的疙瘩汤、江苏的灌汤包、浙江的生煎包、福建的沙茶面......早餐从来都是一种文化载体,一种饮食都代表着一种文化,而一种文化又是一个地方一个人群的载体和联系纽带。


相关推荐